牧釉

回首往事,不过虚惊一场。

冰下历险记5

昨天被人抓到讨论问题,通过事例与编段子让他一点点感到我说的十分有道理…熬夜的时间过得飞快,翻过身去发现已是另一个早上,屋里晃晃悠悠着透过窗帘的光…
不光是熬夜的时间了,时光本就行进迅速,一日千里。朋友会与我感叹:“感觉很不真实啊,这就是大学生了?”又是一个我接不住的问题,因为承受不住成长的重量,遇事总先想抓个盾牌,每每看的白纸黑字落下的18岁心里总是愧疚的声音回响qwq
大概,下一次回想大学时光精彩曼妙的…是多年后一个类似的夜晚,但到那时,我应该是一个靠谱的大人了吧w
有人说岁月悠悠而漫长,也有痛歌“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的,昨日恰好是比我小一届的弟弟十八岁的生日,我俩的关系是小事亲密无间初中时莫名隔阂甚至于互相厌恶,弟弟的性格超级好,亲和有礼讨人喜欢…甚至先于周边这些长辈与世界达成和解,而最近,大概忽然就觉得作为姐姐的我人还不错w生日说很重要想和姐姐一起过这份心意让我无比珍惜w
因而在他请教高三如何度过时,尽可能的将自己所知干货倾吐出,但是实在是情不自禁的,一边惊喜于弟弟长大了也很上进一遍又不停的为自己描摹的那些时光消磨殆尽而悲怮着,这样充满鲜花与荆棘的一条路啊,不得不欢迎新的参与者也来走一走,好像自己也能再走一遭一样qwq



咳,正文5:
“哈…哈哈欠”大傻熊揉了揉半闭的眼睛,笨拙的向土拨鼠先生撒着娇“我们歇一下嘛…就一下?”语气心虚的有些发怯,小心的用余光瞄着土拨鼠“我感觉我的脚掌似乎陷入了一片柔软中啊,完全迈不开腿了呢。”
“…笨蛋,你踩到我的尾巴了!”

但最后还是向熊妥协,找了片较为平坦的草地,惬意的躺在柔软的熊毛枕头上,眯着眼睛想抓住微风掠过衣角时的影子,阳光温驯的蹭了蹭他们,又将温暖的目光投向远方,那座流水环绕的岛屿上,狐狸正翘起毛茸茸的尾巴打扫树林里所有小蘑菇上积攒的灰,大蘑菇一边鞠躬说着我家幼蘑多谢照顾啊之类的话,一边试图从泉水的反射中看清自己的身影,鹿在林中走着走着也许忽然就会定住,试图去遮挡某一处孤零零的土地或是光秃的枝桠…用亮晶晶的眼神炙热的期待着即将到来的客人。

大傻熊吧唧着嘴进入了梦乡,土拨鼠先生却坐了起来,打开包裹认真的将干粮分别刷上蜂蜜和果酱,甜蜜的香气似乎钻进了心里,痒痒的让鼠发笑w
“您…您好,请问,这里招魔术师吗?”土拨鼠抬起头,环顾四周却没有找到声源。“在这里!”那个声音锲而不舍的响了又响,土拨鼠先生看了看地上…
一朵蓝色的牵牛花,正通过自带的大喇叭,拼命为自己呐喊着w




不管了不管了说好不熬夜现在去睡觉的树懒
17、08、13



我忽然发现之前有个大坑没填qwq

我要继续写我的探险记了qwq

在脊椎尚未报平安前…我发现我这驼背是越来越厉害了🤷‍♀️

眼睛肿到感觉压迫到视觉神经,带着右脑腻腻歪歪的疼qwq
真不省心qwq

歪,别的小朋友都有糖吃,你怎么…
总讲些悲伤的故事给我听呢

还是在打开资料卡的时候看到自己18岁的时候感到心悸qwq
不是不爽或是怎样…
比害怕更加抽象的…
恐惧

也不是说唉晚生几年就好的意思,无比清醒的赶上九十年代的末尾,吊在一个世纪的尾巴上,对往昔历史厚重会更亲近些。
就是很茫然的忽然发现,自己成年之后并不能肩负得起一切责任与希望,成为向往的人。
尚未寻找到灵魂的充盈感,所以还要在黑暗中摸索碰撞中前行,但愿可以求的慰藉。

要克服,要忍耐。

Chers magicien:
Vers ce monde est si petite, pourquoi ne vous?

17、07、29

我们不但有说走就走的旅行还有说染就染的神经病😂

赶异乡的深夜火车又实在无处可去w心血来潮就去染了个头发😂

虽然失败了但是和小哥哥相谈甚欢……人家九点就下班了被我们teng到十点还要逗快睡着了的我开心qwq
辛苦啦w

杀马特小分队现在集齐😂
两个神经病和一个铅笔灰w